若有来生不相见

发表时间:2019-11-20 22:59  作者:阿龙

展蓉内心很惊恐,但还是抵不过本能,扭曲着小脸笑了出来。 好痒啊!甚祁才不会那么对我!你乱讲! 王云卿咬牙切齿,骂道:展蓉,我是王云卿,王云卿!你他妈少装傻! 医生见她

  展蓉内心很惊恐,但还是抵不过本能,扭曲着小脸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痒啊!甚祁才不会那么对我!你乱讲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云卿咬牙切齿,骂道:“展蓉,我是王云卿,王云卿!你他妈少装傻!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见她注意力都放在了展蓉身上,悄悄挪动身子,蹭着墙想溜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疯女人真是毛骨悚然,丧心病狂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。”王云卿阴测测的开口,“你是不是想跪着给我移植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用枪指了指医生的腿,再敢跑就打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先把你们麻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把她的肾取出来!还麻醉什么,我直接打死她,省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大惊失色,劝道:“那可不行!我这里小,没有保存肾脏的器皿,而且只有注射麻醉,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起效,你把她打死了,肾脏就没那么新鲜了,效果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王云卿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是是,你让开,我给她打麻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取出注射器,抖着手在里面灌入能麻翻几头牛的剂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的,门外传来破门声,还有焦急惊惶的喊声:“蓉蓉!你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霎那,医生扑过去,将那管麻醉药扎进了王云卿的胳膊,全数注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云卿吃痛,一枪打中他的肩膀,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声枪响,伴随着展蓉的尖叫,让温甚祁肝胆俱裂!

        闯进来一看不是她中枪,稍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铁青着脸,高声喊道:“云卿,别冲动,我为你找肾源,全世界范围内找,一定会有合适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相信你!我就要展蓉的肾!”王云卿咬着唇,眼前开始发花,身体一阵阵发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感觉腰好痛,迫切的想要换一个健康的肾!

        “甚祁,我好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展蓉听到温甚祁的声音,抬起头不管不顾的扑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云卿举起枪,“砰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子弹打在了温甚祁身上,千钧一发之际,他将展蓉护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丛腥热的血猛地噗到展蓉脸上,她一怔,一个字也没说出来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”,又是一枪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王云卿体内的强力麻药起效了,这一枪她打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再也没力气开枪,身子一歪,倒地咽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她的身体已经很破败,加大剂量的麻药,无疑是催眠符。

        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温甚祁正在抢救,那一枪离心脏只差半厘米,十分凶险。

        温父在手术室门口不停的踱步,温母哭成了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恨死王云卿了,觉得她死得太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儿子怎么就招惹了这样的孽债呢?!

        病房里,展蓉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    双眸依旧没有焦距,但里面蕴含的黑沉,不同以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泪水无声滑落下两颊,手紧紧攥住床单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天真是爱捉弄她,夺走她的记忆,让她跟温甚祁再次走到一起,又将她恢复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么一辈子想不起来,要么一开始就没忘记,该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……     她摸了摸肚子,之前如同稚儿的展蓉不懂,自己却是知道的,这里面已经有个小生命,生根发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办?孩子你告诉妈妈,该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陷入这种境地,实在是太痛苦了!

        病房门被推开,展蓉听出那是妈妈的脚步声,眼泪更加汹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目光呆滞的向着天花板,喃喃道:“妈,我想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展母接到温母的电话赶来医院,满是后怕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女儿是受惊昏迷,便暂时放下心,转而去看了温甚祁,和温母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    乍一听女儿这么说,她不由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家?甚祁还没脱离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展蓉闭上眼,翻身背对着展母。

        展母更加呆怔,她以为女儿会急得哭起来,哪知是这种漠然的反应?

        展蓉的手指越发用力的攥着床单,泛白的唇几乎要被咬出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不在乎、不揪心是假的,但她再也做不到以前那般纯粹无悔的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她的心备受煎熬,经历着天人交战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希望温甚祁死去,但也不想继续跟他在一起,进退两难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手术成功,温甚祁捡回一条命,被推入加护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展蓉当夜就出了院,回到展家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后的几天,也没去过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温甚祁醒来第一句话就是问蓉蓉,温母打电话给展母,要她带着展蓉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展母无奈道:“蓉蓉受到了不小的惊吓,像是变了个人,不肯出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母忙去了展家,一看到展蓉,便看出区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展蓉沉默寡言,精气神差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乖儿媳,别担心,甚祁已经好起来了,他很担心你,很想你,你跟妈妈去看看他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展蓉不忍去看温母殷切的目光,她能做到的极限就是不将温甚祁做过的事情告诉两家人,不破坏妈妈和温伯母多年的情谊,再多,她真的给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展蓉摇摇头,继续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,她满心纠结的是腹中孩子的去留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天为什么这么爱开玩笑呢?

        温母失望的走了后,展蓉给闵娜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蓉蓉,你别担心呀,温甚祁没事的,过几天就好啦!你乖乖的,多吃点饭,吃零食也可以,饿瘦了他会心疼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娜娜,我该怎么办?我怀孕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好事啊,你不要怕。”闵娜一顿,这才察觉出展蓉的异样,小心的问道:“你、你都想起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老天爷是不是耍我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闵娜不知道该说什么,她之前不爽蓉蓉失忆让温甚祁捡了便宜,现在蓉蓉恢复记忆,偏偏又怀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劝分还是劝和,好像都不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难不成,抓阄决定?

        “蓉蓉,跟着自己的心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心好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展蓉挂了电话,哽咽道:“宝宝,你来得真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闵娜咬着唇,也觉得心乱如麻,想了想还是打电话给魏子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秒速接通,魏子丰激动的喊着:“娜娜,你居然主动找我,我真是受宠若惊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温甚祁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醒了,没看到蓉蓉,急得要自己去找。蓉蓉是不是被吓到了?为什么一直不来看他?”
若有来生不相见
作者:阿龙 类型:言情 状态:连载
未知
| 商务合作| 免责申明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互动中文ALL Right seve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