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尊龙少楚歌许清雅小说

  • 作者:admin
  • 分类:都市
  • 来源:未知
  • 状态:完结
  • 评语:人人认为他是一条虫,却没想到,他有一天能从坟墓内爬了出来......
开始阅读
简介

《至尊龙少》又名《九五之尊》,主角是楚歌许清雅。九五长篇小说告诉我们:楚歌,一个废物,一个不能实践武道的废物,一个家庭弃儿。最后,他被自己的情人欺骗,被表哥杀死,

精彩节选:

他扫视一下楚歌,穿着简朴的上衣,裤子发白,破旧。黑瘦的皮肤此刻泛白,长相,穿着都不是上层人的模样。

唯一有让人看了奇异的地方,就是这个年轻人眼睛是红的。

比得了红眼病人的眼睛还要红!

“是我!”

江海城点点头。

“看来你是有不寻常的地方,不然许清雅不会看上你,许成又怎么会将女儿嫁给你!

不过你是他们的人,我不能留你,也没时间知道你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
说吧,许成让你来问我什么问题?

我这个人对于将要死的人,很宽宏大度。

说完这个问题,再送你去死!”

江海城并没有太过小视楚歌。许成是什么样的人,他最清楚。许清雅是什么样的人,他也了解。

这两个人一个是大企业家,一个毕业于世界著名大学。

他们会看上穷小子么?很难!

所以他认为楚歌有不同于其他人的地方,但他并没有太过重视楚歌,因为他胜券在握,有着百分百的把握杀掉楚歌。

对待敌人,他不曾手软。

“你的眼光倒是不错。”楚歌说道。

许成,江海城两人都是集团的总裁,从一无所有打拼上来,身价过十亿。

能走到今天,寻常人做不到。而这么多年的经历,看人眼光不会太差。

“你夸我也不能改变你的结局,还是趁着有点时间,说完最后的话吧!”江海城微笑道。

笑面虎,笑着要杀人!

“很简单,是你找人杀许成的么?”楚歌问道。

江海城听了笑容更甚了。

“我还以为是什么问题,原来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。

行吧,我告诉你!

是的!

是我找人杀许成,是我花七十万找人撞死他。

谁让他不开眼和我作对,害我损失了近千万。

这样的人我不让他死,我心不顺。

他也是不够小心,竟然单独出差。

以为到了外地我就没人了?太可笑了!”江海城毫无保留的说道。

“只可惜,许成是活着回来了。我派去的人,死了!

诶,失误了!我找的人,太少了!

不过接下来,我依然会找人杀他,杀他的女儿!顺便吞掉清海集团,壮大我的公司!

在此之前嘛,先杀了他的女婿。

我想许成,许清雅会很伤心!”

江海城这是确定楚歌要死,故意说给他听得。

楚歌得到想要的答案了!

许成是江海城找人动手杀的!

“很好,很好啊。”楚歌喝了一口茶水。“说的好,野心很足。不愧是能够走到今天,拥有数十亿财产的人。”

他放下了茶杯,鼓起了手掌。

江海城靠在了椅子背上,一脸放松。

他说这么多,也是他心里的一种压抑的发泄。

“许成死的瞑目了!”楚歌这时说道。

许成死得瞑目?

“你说的什么意思?”江海城惊疑的问道。

“许成死了,他在临死前拜托我替他报仇!

对了,你派去的人是我杀的!”楚歌说道。

对方让楚歌知道来龙去脉,楚歌也不小气,说了他知道的事情,让对方死得瞑目!

许成死了?

“不可能,许成如果死了,他的尸体,葬礼呢?

作为魔都有名的人物,新闻上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!”江海城不相信的问道。

一想,他想通了!

“秘而不宣,我懂了,我懂了!”江海城喃喃自语道。“死的好啊,接下来,我就专门对付他的女儿就行。

你给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!”

江海城注视楚歌。

“你不害怕么?还是有人来救你?”江海城凝声问道。

楚歌太淡定了,在周围这么多人围着的前提下,他的脸色也没变。

这只有一个解释,对方知道他不会死!

“害怕?我跟踪你,就是为了得到答案,杀了你。

本以为我需要多点波折,需要让你痛苦,你才会说。

没想到你倒是挺大方的,就这样告诉我了,也好,你这么痛快,那我也给你一个痛快!”

站在江海城身后的赵青,忽然感觉到一股浓郁的杀气,弥漫整个包厢。

杀气针对的人,是江海城。

“江总,小心!”

他一伸手,拉开了江海城。

护在了江海城的身前,手里出现了一根三棱刺。

三棱尖刺,雇佣兵也好,军队也罢,最常用的武器。

一旦被刺中,伤口很难愈合,血会流干。

“意识不错!”楚歌说道。

江海城面色终于变了,阴沉了下来。

赵青一动手,代表对方真的很不简单。

有危险啊!

他对着陈河说道:“陈兄弟,还不动手么?”

没有回答!

一转眼看向了陈河,这才发觉陈河额头上全是汗水,坐在位置上瑟瑟发抖。

那可是陈河啊,手下有着几百号的人物。

砍人不知道多少的家伙,这么一个狠人。见到了楚歌,竟然吓成了这样。

“陈兄弟,到底怎么了?”江海城喝问道。

他的心慌了!

胜券在握,有必杀楚歌的心,没了!

“他......他......”陈河说不出话来。

身体一软,从板凳上滑到了桌子下来。

“陈哥,陈哥!”

他的小弟看到这一幕,上前扶起了陈河。

陈河双腿发软,站都站不稳。

他清楚地知道,这包厢里面的这一点人,根本不够楚歌打的。

“没事,没事!这位兄弟,都是误会,误会。

我和这个江海城完全不认识,没关系。

你想做什么,就做什么!”

陈河指着江海城,奋力的要撇清关系。

“陈河,你在说什么?”江海城怒道。

扫一扫

手机看互动中文

互动中文

微信公众号

| 商务合作| 免责申明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互动中文ALL Right severed